不是老实人

☆意识流意识流意识流 重说三

☆看懂靠缘分,我都不敢打tag

强行凑三行喵o( =•ω•= )m


  他的面前是壁直的黑暗,转身还是,再转,再转,也一样,一直是壁直的黑暗。

  他好像在一口废弃了的枯井里,但往上是无穷的高,无尽的黑,望不到头。

  四周也不是狭窄局促的,只是黑。那黑似乎远的无边,又似乎紧紧地将他包围。

  他感到憋闷,他想大喊,想奔跑,想离开这只有黑的世界,但他的口哑了,腿脚被束缚了,他无法喊叫,亦无法奔跑。他怒了,但怒火只能烧进他的心里。


   他的愤怒只属于他一个人。


  他累了,像一根松弛的弦,他的心已被怒火烧透,再长不出新的生机来。

  徒然地,他的心中泛起一阵悲哀。

   ‘这是要死了啊’他想。


  黑暗软了下来,圆了起来。黑暗成了一朵莲花,他多小呀,他躺在莲的花心里,被一层一层花瓣包裹着。他快找不到自己了。


  叮——,莲花上出现一颗星,淡蓝的,如冥火,旋起旋灭,归于寂无。

  不多久,又是一声

  叮——又一颗星起来了,却没有熄灭,而是幽幽地升起来,亮起来。

  接着又是一声

  叮——

  好像有一股泛着星光的清流流进心里,那枯死的地方又活过来了。


  他在漫天的星光中醒来。


  第一眼看到的是那个人的眼睛,如梦中的星海。

  沉重而滚烫的额头上有一块冰凉,他听见了窗外清脆的鸟鸣,舒适得叫人安心。

  “你醒了?”

  醒了。他想张嘴,但张不了,他想点头,但没法动,他好像还在梦里。

  但他切切实实地看见了眼前的人,他有千万句话要说,有好多事想做

  他想给对面那个人一个拥抱。

  “再躺一会儿吧,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了,一直在发烧”

 那个人站起身来,后面窗户里透进来的光让他成了一个剪影,看不清表情。

     “我去给你倒碗水”

     他转身,僧袍的袖子卷起一阵风。

     突然,又定住了,转回来,伏到他耳边

    “你不该来这儿”

    轻轻地一句,看不见表情。

    他出了门,外面的阳光白花花地刺进来。门关上,一切又沉下去了。

    他都知道

    他不说,他也听见。他说了,他可没听。

    他都知道的。

    

    他将再次枯死过去


    他的爱只属于他一个人。



--终--



 ☆ 好短。。。

 ☆ 如果您觉得有点眼熟的话,是的,灵感来自汪曾祺的《复仇》中的一段o( =•ω•= )m

 ☆ 借位告诉桃源的姐姐们,没赶上搞事真是抱歉,以及因为设备锁的原因现在没法上QQ了,好像看你们聊天qwq

☆ 想不起要讲啥了,感谢您看到这里喵ღ

   

评论(11)
热度(11)
© 祁北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