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老实人

The Glory And The Dream.(光荣与梦想)①

☆大萧条AU,原梗出自威廉.曼彻斯特的《光荣与梦想》喵(第一部第三章)

☆谜之脑洞,谜之史梗注意喵!

☆谜之神棍苏x颓废(并没)米 喵

☆那首歌摘自《光梦Ⅰ》140页喵

☆肛道理《光梦》真心好看,以后有脑洞的话或许还会写喵(^・ω・^ )


光荣与梦想——骚乱【苏x米】


  【那一段日子,人们前所未有,也许今后也不会有地期盼强权的出现,人们绝望的蹲在深渊之底,期待着光明——“愿上帝保佑美/国”】

  

  1934年8月,纽约83号的雅致住宅里正同往常一样举行着星期日的晚宴。水晶灯散发着晶莹温和的灯光,人们在优雅恬静的音乐声中轻声谈论着感兴趣的事,其间夹杂着玻璃酒杯轻微的碰撞声。

  阿尔弗雷德.F.琼斯站在昏暗的角落里看着这一切,“大萧条”的冲击对这些处在金字塔之巅的上流人家打击不太大,至少足以让他们继续奢侈的贵族生活,因此这里的一切同20年代繁荣时期相比,几乎没什么太大变化。

  但还是有不同的,阿尔弗雷德看着远处聚集在大厅中央的一小圈人——被他们围在中心的通常是位“很有见识”的知识分子

  在20年代,那样的人通常是“油头粉面,神采奕奕,穿着笔挺的箭牌衬衫,五官深邃,线条硬朗,左右脸十分对称,像二流肖像画里的美男子一样。”而现在,他们围着的那个人则是骨骼粗大,头发蓬乱,具有无产阶级的斯拉夫特征。而且这个人或许还在最近拜访过东12街35号共产党总部。

  阿尔弗雷德靠在窗边,舞会中央的灯光照不到这里,昏暗的光线使人们不会注意到他,而他可以完整地看到所有人和事。

  他看到亮黄的灯光打在猩红的地毯上,混合出一种肮脏的橙黄色,一位优雅的女士有过那里,灯光随着裙摆波动了一下。他看见女仆端着托盘悄悄躲进昏暗的角落里,四处张望了一番,然后低头偷喝了一口酒。他看见一个出生优渥,举止优雅的文学评论家正在人群里高谈阔论,他隐约听见那个人说自己是无产者,并且“坚定地和人民大众站在一起。”

  :“这酒看上去挺好看的,就是味道淡了点。”阿尔弗雷德听见背后有人压低了声音在说话,声音轻得像夏天吹过麦浪的风。

  :“布拉金斯基先生?你怎么来了?”阿尔弗雷德转身看着那个端着酒杯冲他露出诡异的微笑的斯拉夫人。纽约的夏末,气温少说也在30摄氏度上下,而眼前这个人却还戴着围巾,红色的羊绒围巾松松垮垮地围在他雪白的脖颈间,像一团静静燃烧的火。

  布拉金斯基微笑指了指人群,人群里有些人似乎有几分醉了,不知道正在起什么哄。“来看看我的同志们。”他的语气里似乎戴着一丝挑衅的意味。“这里没有你的同志,滚回你的东12街去!”阿尔弗雷德不太喜欢这个苏/联人,除了他的国籍外还因为这个家伙总是有什么说什么,从来不跟你绕弯子。阿尔弗雷德一直以为只有英/国人才像锥子似的说话那么讨人厌,直到在(19)22年遇见这个斯拉夫人——虽然他说的或许都是对的,但是阿尔弗实在不喜欢这个不懂得幽默的家伙。

  然而布拉金斯基同志并不知道这些,因为阿尔弗雷德从来不会说。“你们的国家不喜欢他们的工人和农民,尽管你们的总统把他们称为‘朋友’但那些养尊处优的人并不这么认为,他们好像觉得面包和汽车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阿尔弗雷德觉得今天太阳一定是从一边出来的——他从不开玩笑的斯拉夫朋友似乎跟他开了个拙劣的小玩笑。阿尔弗雷德觉得他现在的神情一定很奇怪但他现在没心思看,也没心思回话,他正盯着自己手里紧紧攥着的高脚酒杯,玻璃杯里的葡萄酒在灯光的映射下散发出奇妙的光,像是晚霞的眼睛。

  “有些火是最不该点燃的,你控制不了,也没法扑灭他。”布拉金斯基拍了拍阿尔弗雷德的肩,示意他看宴会中央,刚才那个有几分醉的文学家正站在桌子上展示自己的歌喉,周围也有人跟着他一起唱——

  USA加个S

  美利坚就变成了美利坚苏维埃

  我们会看到这一天

  土地归农民

  工厂归工人——

  美利坚属于全民时,

  将是美利坚苏维埃时代!

  气氛沸腾起来,像沸腾的水,让人感觉随时会从茶壶里潽出来。

  场面一片混乱,阿尔弗雷德只听见耳边一阵风一般的声音“真好,火烧起来了”然后他感到那阵风从后门走了,留下他一个人面对着骚乱的人群。

  

  在1934年这个世事维艰的年代,人们已经看到了希望,美利坚将应运而起,带着他尚未解决的问题,踏上荆棘之路。

评论
热度(2)
© 祁北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