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老实人

Friendship born in the fall

【史强x汪淼】【未完,估计也不会写完了】【乱打tag系列】

转眼又到秋天了,北京的秋天是最美的,那种凄凉萧瑟的美有种独特的,能洗涤人心的力量。曾有不少学者或文豪称赞过她的美,但如今却已无人欣赏了。那些曾被人赞颂和传扬的文章,和当今的一些文学作品也如同秋天的落叶一般,寂寥地躺在淤泥沟里,无人问津。


“这个季节很适合拍点东西。”汪淼心想。他独自一人走在铺满落叶的人行道上,
黑色的皮鞋踩在叶子上沙沙直响“不过现在怕是没机会咯。”自从三体文明向地球宣战的消息公开之后,一直忙工作的汪淼就很少再有这种闲情逸致了。他轻轻叹了口气,收回心思继续往约定的地点赶。


正值晚高峰,北京的街头依旧同往日一样水泄不通,汪淼有些庆幸自己明智地选择了步行。也幸好他的工作单位离目的地不太远,当他赶到的时候离约定的时间还差几分钟。


然而那个约他来的人却已经坐在位置上朝他挥手了,汪淼也朝他挥手作为回敬,心里有点莫名的挫败感。

不过在这个人面前,有这种感觉才是正常的吧。


“嘿,汪教授,好久不见。”史强还是一身痞气,大大咧咧地招呼汪淼坐下,转头又朝老板吼“喂!老板,两瓶二锅头和两斤爆肚!”他又转头看了看汪淼,想起了什么似的“再来杯豆浆和油饼!”


汪淼很久没来过这种路边摊了,平时基本上只在家里和单位吃饭的他,一时间竟觉得有些局促。

但最让他感到不安的,还是眼前这个被称为“魔鬼”的警察——他现在已经正式成为行星防御署(PDC)的一员了。


汪淼决定不和他走过场,直接开门见山地问“怎么了史警官?怎么突然想起来找我了?要说我现在和你们指挥部也没什么直接联系了……该不是你们又要用飞刃了吧?”这次要切什么?信息储存器还是防御要塞?汪淼不经回想起之前的“古筝计划”仍然心有余悸。


然而史强没有更正他错误的称呼,甚至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不紧不慢地倒上了两杯酒,动作缓慢稳重,不像以往那样干练豪爽。


“哎汪教授,急什么,”史强把两杯满得快溢出来的酒推了一杯给汪淼,自己留着一杯“哎我说,我前段时间遇见个知识分子也是,还没告诉他要干嘛,他自己也还啥都不知道,就急着把什么事都抖落出来了,生怕没抖落干净似的。完了还让我通知他的律师。哎呀那家伙可真把我笑出内伤了哈哈哈……今天你也是,我说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啊,都一个样。”


汪淼有点后悔先开口了,但还是一脸不服气地说“我说大史,你那烂脾气还真是一点没改。你要说我我没意见,但是能不能别一棒子打死一船人?”


“哈哈哈哈”史强被汪淼的过度反应逗得前仰后合,仿佛他不顾汪淼是否加班硬邀人家出来的原因只是为了逗他来找乐子。


“史强!”汪淼觉得有些不对头了,严肃地喊了史强的全名“你笑够没?”


史强的笑声稍微收敛了点
“哈哈哈哈好了好了,笑够了哈哈哈”或许是昏黄的灯光与街边的霓虹灯辉映造成的错觉,汪淼竟看见了在史强眼角隐约闪现的泪花。“有那么好笑吗?”汪淼心里疑惑,但并没有说出口。


“哈哈哈,好了好了我这人就这烂脾气你又不是不清楚”史强收起了笑声,朝对面一脸懵逼的汪淼摆了摆手。“我得抓紧时间了,再不笑笑以后怕是没机会了……”


话题突然变沉重起来,这时候汪淼突然宁肯他再大声笑会儿了,哪怕那是在调笑自己,哪怕周围的食客会朝他们投来异样的眼光,甚至到最后老板会把他们撵出去。但是他真的不想讨论这个话题了,那是全人类头上的达摩里斯之剑,它将在四百年后降临,却在现在就压得人们喘不过气。


“……是……现在每个人都差不多吧……”汪淼试图说点什么安慰的话,尽管他知道这不会起什么作用。“汪教授,我还是直说了吧,”史强干了半杯酒打断他的话“我今天是来跟你告别的,我就要去未来了”“……去未来?四百年后?”“是,本来我这身板还行,他们也想留着我再卖几年力气……但是不行了,我得提前走。”“难道是……”“你还记得上次咱们端了ETO老窝那次吧?被那丫头的玩意儿擦伤了,落了病,只能去未来治。”


汪淼沉默着听他讲,把自己那杯酒干了个见底,又重新把两杯酒倒满“行,不出意外这是咱俩最后一次喝酒了,来,干!”杯子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两人都把自己杯里的酒喝了个干净。


许久没喝酒的汪淼,两杯下肚便已有了醉意,迷迷糊糊的开始说胡话“史强啊……说实话我还是挺羡慕你们的,至少你们能看到结果。而我们呢?辛辛苦苦奋斗一辈子,就为了那个四百年后才到来的威胁,到死连侵略者的影子都见不到,而我们却穷尽了一生去制造一种可能到时候根本用不上的东西,你说好笑不好笑?”


史强像没听见汪淼抱怨似的,若有所思地一杯一杯地把酒往嘴里倒。见他不接话茬,汪淼也觉着没趣,便不再说话了。


气氛沉重得如同暴雨将临,连时间也仿佛这时节北方的河流一般逐渐凝滞。汪淼一边喝酒一边看着眼前这个人稀里哗啦地吃着爆肚,突然想起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的史强还是个劣迹斑斑即将面临停职处理的警察,而他也只是个兢兢业业搞纳米材料的教授。从他们见面后一直到宇宙闪烁之前的那天,汪淼发誓自己从没见过这么讨厌的人。粗鲁,没礼貌,蛮横至极,不偏不倚正好是汪淼最讨厌的那号。

所以给汪淼一千份想象力他也想不到自己会和这家伙成为朋友,甚至在最难熬的那段日子里,他一度成为了他的精神支柱。他回想起那天,他蹲在教堂门口哭的时候,史强跟在他后面帮他挪了车,又拉他去喝酒。想起在作战中心的会议上,史强用那个魔鬼才能想出来的点子狠狠地打了一个美国军官的脸。还想起真相被揭穿,他和丁仪颓废地在家里酗酒时,史强把他们带到蝗灾泛滥的庄稼地,让这两个“心理脆弱的知识分子”清新了神智。他想起,那时候他问那两个迷茫无助的家伙“是虫子和我们的技术差距更大,还是我们和三体人的技术差距更大?”

“汪教授,你有没有看过一部电影?一部动画电影,黄金时代几个大学生自己做的,”

汪淼愣了好一会儿才明白是史强在说话,接着莫名其妙的摇摇头,他看的动画基本上都是陪孩子一起看的,而那也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其实吧,就是个挺无聊的小故事,大概讲的是,每只虫子的生命只有一分钟,而他们要在这一分钟内完成一长串清单里的任务。任务的最后一条是‘成为明星’,而最后那只虫子只剩下最后一项任务和三秒钟的生命……你猜后来怎么了?”史强故意卖关子,掏出打火机点着一根烟,顺手递给汪淼一根。汪淼拜了拜手没接,他已经很久没抽过烟了。






评论(12)
热度(26)
© 祁北斗 | Powered by LOFTER